首页 > 股票彩票 > 夜的应酬

夜的应酬

作者:admin 时间: 2017-05-10 11:16:52


夜的应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文/凡客
  
  黄昏,血云染红了此岸的花蕊,带着一丝活跃的气息,显得如此挠心裂肺,我轻盈的脚步,渐渐地走进红蓝一线的海边,平安的吹着海风,聆听海浪拍打岩石的孤独声响,浪花滴下的瞬间,似乎我心中的苦闷,枯槁而有力,这惊云的澎湃,也会十分的寂静。
  
  夜初,血色渐渐的消逝天穹,久远拉上了淡黑色的一幕,显得一片荒芜,如我生命的世界般,没有一丝颜色,只要昏暗,忧虑与感伤把文字装点得有些凄凉。
  
  我孤独的在海边徘徊,低着头数着自己的脚步,回看曾经望不到来时的止境。浪潮,冲打着我的双脚,海风,狂涌的扑向我肥大的身体,我似乎没有丝毫坚定的觉得,反而却有一种说不下去的亲密感,或许它们和我一样都是那么的孤独,或许它们听到了我凄凉的呼吁,正向我表示着慰劳与拥抱。
  
  我跟着浪的节拍,和海风一同演唱一曲夜的忧虑,将心中的无法,与苦笑都散开在飘摇的风姿里,洒满了整个的夜晚,让风带上我的召唤,走过它寓居每一个地点的瞬间,落下我孤独的心喧.。
  
  我繁重的脚步踏满了整个海滩,伤魂的残音随着晚风来回游荡,不知下一个天亮,我的足迹能否还会留在这片沙滩,风能否还会带着我的余音穿过浪的拍打,飞过万里陆地,传去他乡,找到一处可以休憩的桃园。
  
  夜半,空中的月儿低调得只显现弯弯的嘴角,凝望肥大的弯月,带着一丝冰冷与凄凉,像我的苦笑与无耐,把大半的身体埋在昏暗的云朵里,任由它将自己腐蚀得只留下些许有力的余辉,正在困兽犹斗,以微小的笑容面对世人,以它微量的余光,明了前方恬静的陆地,有些模糊,也有点水光,似乎我的人生路途般,看不到前方的止境,也难以探索失掉回去的路。
  
  回路,我探索着来时的路,渐渐的走在初秋的路途上,路边行将开放的树叶,在这寂静的夜晚,没有任何动态,显得死一般荒芜,我坐在树下恬静的品味,品味这寂寥的觉得,有点无助,也有些许感伤。
  
  一吁风过,带动着叶子的嘶声,能否在鸣唱着一曲孤独,为了迎接我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,特为我响起的歌谣。一叶接连一叶的落叶从头上降下,瞬间从我久远划过,我看不清它们的相貌,也不记得长相,只是能觉得失掉,它们的身影,在我前方快速地飘过,就似乎人生,会有有数的人擦肩而过,谁也不见地谁,谁也不记得谁,都只是相互生命中的一位不知名的过客。
  
  我拾起一叶枯黄,捻在手上,细看它老去的相貌,是如此沧桑,没有春天的细雨滋养,让它失掉了现在的绿脸,秋天的风高气燥,将它以干黄的相貌出往常我面前,它却只要无法的等候着垂死,等候着轮回归尘。
  
  悄然一抓,叶子粉碎在掌中,它没有了曾经春雨绵绵时的坚韧,也不会有现在绿叶时被树的挽留。它曾经被时间软弱,被树枝抛弃,我就似乎它一样,被流年消磨,被光阴遗忘,没有了现在青春时的神往,也没有了年少时的轻狂,只余下一副渐渐衰老的容颜,残存于世,一颗衰老的心灵,独自声吟。
  
  夜入四分,我孤独的身影,枯槁的步伐走回了门前,每有一丝灯光,房中也空空而然,没有人等候着我的归来,也没有人为我扑灭路灯,我只好无助的,渐渐探索回房。
  
  或许,这就是我被孤独所拥抱的理由吧,静静的呆在空房,孤独亲吻着我的脸膀,忧虑把笔尖泛黄,文字在纸上暄寒,当泪穿过双眼,染透纸张,我的心灵能否可以找到一所归

宿,我惨白文字能否可以停歇。
  
  QQ;3564984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