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国内新闻 > 血性战役

血性战役

作者:admin 时间: 2017-05-19 16:56:23


血性战役

      马团长与山林队首领(土匪头子)孙二炮争得面红耳赤。
   “孙大掌柜的,我们再不解围进来,你我的弟兄就要葬身于此了,你尽快做出决议吧,我们没有时间再犹疑了。”孙二炮神色阴沉,“可是,我老婆怎样办?你总不能让她腆着大肚子和我们一同跑哇。”
   马团长沉吟须臾,“这样吧,我留下一个班,维护你的女人。人少目的小,让他们躲到前面的山洞里,等我们回来后再找他们。”孙二炮想想也没有别的方法,就摇头赞同了。
   马团长立刻叫来班长马三儿,“你负责留守维护孙夫人,不能有一点儿闪失,否则军法不容!”
   马团长和孙二炮带着队伍,合并猴头山,向西解围。
   解围的路上,抗联队伍损伤过半。千里白雪被抗联战士用生命画上一朵朵鲜红的梅花,永世烙印在西南广阔的大地上。山林队的人却伤亡很小。他们甘愿被夹在抗联战士用生命编织的篱笆墙内。孙二炮更是无意打仗,满脑子都是他的老婆,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   当他们甩掉日本鬼子,回到猴头山时,已是半个月后的一个黄昏。
   山洞前,横躺竖卧着五十多个日本鬼子的尸体。空中还弥漫着刺鼻的硝烟。
   马团长和孙二炮都火烧火燎地往山洞里跑去。洞口有十来具抗联战士尸体。马团长找到了马三儿的尸体,他悄然地拂去马三儿脸上的泥雪,合上那双圆睁的双眼。“三弟,哥这么做你能了解么?哥需求更多的人来打鬼子啊。”马团长自言自语,泪水在眼圈里转来转去。
   孙二炮愣在马团长的身后。他听到了马团长的自语。
   山洞中传出婴儿的哭啼和女人的呼喊声。孙二炮似乎没听到,仍呆呆地站在马团长身后,眼圈却湿润了。
   这时,山下响起稀疏的枪声。一个侦查兵渐渐跑来,演讲说朋友大部队在向山上冲来。
   孙二炮猛地插入盒子枪,对着山林队的兄弟们大声喊道:“弟兄们,你们也看到了吧,人家抗日联军为了维护我们,舍身了那么多好战士,我们再装熊也忒他妈的让人瞧不起了!是爷们的跟我来,和他们拼了!”说完,回过头,紧紧地抓住马团长的双手,“马团长,你带着你的弟兄们撤吧,你的队伍需求保管下去,咱猴头山需求,咱西南需求你们啊。我的老婆交给你了,等我的儿子长大时通知他,他爹没给中国人丢脸。”
   马团长的热血亦在熄灭,可是扭头看看百十来号都挂彩的抗联战士,最后握了握孙二炮的手,“好兄弟!西南的同胞们会记住你们的。”马团长和孙二炮的热泪滴在他们紧紧握在一同的手背上。
   北风冰冷,热雪飞扬。十分剧烈的战役在猴头山打了一天一夜。天明时,日本鬼子冲上山头,看到的是一具具被子弹打的满身是弹孔的尸体。孙二炮立在一棵矮小的松树后,手里紧握着盒子炮,脸上似乎有一丝浅笑。一个

日本鬼子上前一推,孙二炮轰然倒地,溅起的白雪漫天飞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