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六合世家 > 燕子这个女人

燕子这个女人

作者:admin 时间: 2017-05-19 11:16:06


燕子这个女人

      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她就被这激进的桎梏捆绑了终身。
  燕子虽生在乡村,没读什么书,但长相清秀,勤劳残酷的她一直不乏追求者,其中有喜欢她的,也有她喜欢的。但终究是拗不过父母的顽固和以死相逼,将她许配给了同村一个离异的男人阿达。
  阿亮找到她说:燕子,我带你走吧,合并这个中央,和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生活在一同你是不会幸运的。
  林子说:燕子,为了你我不怕得罪任何人,他们家的礼金我翻倍退回,我去和你父母求情,我去阿达家赔礼负疚。
  面对两个痴心相对的男人,燕子知道,不论选择哪个,都会比嫁给阿达要更好,但是想起父母逼婚的场景,燕子都逐一拒绝了。她怎样会知道,自己的一片孝心换来的没有失掉幸运和被顾惜,只要伤痕和不甘。
  一个冗杂的婚礼,燕子嫁到了阿达家,没有新婚的快乐。婚后,燕子就承当了家里家外的一切杂事,燕子是乡村的孩子,从小就很勤劳,这些事情当然都难不倒她,苦点累点都不算什么,但真正让她寒心的事是,她渐渐的觉察阿达是个大女子主义思想特地重的人,除了下地干活,家里洗衣做饭这些家事都要燕子做,这些都算了,阿达常借累为由,地里的活干一天休两天的,有时分燕子干了一天的活回来还得自己洗衣做饭,而阿达呢,周围闲逛,不然就是躺在床上,公公婆婆亦是如此。
  不久后,燕子有了身孕,原本以为多了这个小家伙之后阿达和公公婆婆的态度会有所改动,但是,这些都是燕子自己想象的,梦想并非如此,一切的活燕子照旧得做,这些燕子也都忍了,但是阿达的一次行为,让燕子第一次有了想合并的念头。
  燕子有三个月身孕了,一天,燕子觉得身体不大舒适,就在床上躺着,阿达大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,公公婆婆也不论不问,燕子就一直昏昏欲睡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听到一个开门声,燕子渐渐睁开双眼,只见阿达一身酒气恶狠狠的看着她,那个眼神吓得燕子一下子起身而坐,阿达突然冲到床边,拎着燕子就摔下了床,大声呵责燕子,活不干,饭也不做,炉子火灭了也不知道弄,一天就知道睡,话没说完啪啪两耳光已到了燕子的脸上,燕子还没来得及注释一下阿达曾经摔门而去了。燕子坐在地上哭了很久很久,她恨,恨父母为什么把她嫁给了这样的一团体,为什么会遇到这样子的一家人,父母离她那么近,她也不敢回娘家,由于她也知道没人会为她撑腰(阿达家在外地人多势强)。她突然想起邻居阿婆和她说过,阿达离婚的缘由是由于前妻不能生育,但往常她看来,或许事情没有那么冗杂。肯定要合并阿达,燕子下定了决计。
  第二天,燕子一大早就扛着锄头下地了,燕子一边干活一边想怎样逃走,想了好多种方法,但是想到肚子外面的孩子都觉得不可行,痛快,这孩子不要了,燕子了这个可怕的想法,但是一想到这还未出世的孩子,燕子就坐在地里大哭了起来,她舍不得也不忍心啊。哭完了燕子冷静下去想了想自己这半年过的生活,她摸了摸肚子说,孩子,只要对不住你了。燕子不知道什么样子的方式才干让孩子没了,她用力的往上跳,越跳越高,越跳越用力,不知道过了多久,燕子瘫坐在地里,下巴滴答滴答,曾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了。天快黑了,燕子也踉踉跄跄的回去了,刚到门口,燕子就晕倒在血泊中,大出血了。不多时,燕子痛醒了,只见一老妈子和婆婆在身边,燕子一醒来,婆婆就指摘说,一点都不让人省心,做事不知道留神一点,还好孩子保住了。听到孩子保住了,燕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,不知道该忧伤还是快乐,燕子偷偷抹了抹眼泪。
  燕子养了一段时间,身体渐渐恢复了,而她的生活依然没有改动,每天洗衣做饭干活。眼看肚子越来越大,身子也越来越重了,严冬腊月,孩子也快出世了。这天,外面下好大的雪,地上堆起了厚厚的一层。一家人围在屋里烤火,只听见公公一直在碎碎念家里没水了,燕子听不过去,就拿着扁担,两个木桶准备往小河边去了,只见公公婆婆和阿达坐在火炉边,没人吭声,也没人阻拦。燕子挑着两桶水往家里走,出门的时分穿的一双布鞋,真实是滑得很,便停下去扯了一把枯草捆在鞋上防滑,肚子原本就曾经大到脚都看不见了,燕子越来越费力,但依然战战兢兢的走着。离家还有点远呢,却没想到在爬一个小坡的时分由于鞋子滑,摔了一跤,水洒完了,有一个桶子还掉到了中间的小沟里,摔成了几片,燕子瘫坐在雪地上心想,这下糟了,回去怎样交代,那时的她没有想自己摔痛了没有,却想着回家怎样交代,甚至惧怕得有些不敢回去。坐了一会,提着完整的那个木桶和扁担往家走。到家后,燕子怯怯的说把一个桶子摔坏了,他抬头看了看,公公的脸曾经全黑了,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议论着,那桶子五块钱呢,摔了就不用啦,哪个去买,水也不用吃了!婆婆和阿达也没有半句话,都知道桶子摔坏了,谁关心她摔没摔着呢?
  晚饭后燕子在房间坐着,这天真的冷得刺骨,不知道是身子冷还是心冷呢?燕子把双脚放在小火盆上取暖,烤着烤着就晕过去了,一阵疼痛中,燕子有点知觉,她觉失掉有人在掐自己,怎样这么用力这么狠呢?脚痛,肚子痛,浑身都痛,原本燕子羊水破了,这是要生了。好痛,真的好痛,燕子没有力气喊进去了,曾经过去很久了,孩子迟迟生不进去,还大出血了,产婆慌了,也是用尽了各种手腕,孩子终究进去啦,听到了孩子的第一声啼哭,燕子挂着的心也落下了,原本想着估量和这孩子无缘见面了。产婆说,你们娘俩也真是命大,要不是你婆婆闻到有东西烧焦的滋味跑过去看到你,再晚些觉察你们都没有命咯,你看你的右脚,都被烧成什么样子了。抱着久远的这个小娃娃,燕子苦笑了一声,她怎样会不知道是她们俩

命大呢?
  那一年,燕子19岁。